草大骚逼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女臥底的遭遇

女臥底的遭遇
发布时间:2019-05-26 01:35:25   浏览次数:653

? ?? ???白鳥香織,21歲,警大資優畢業生,越級讀完警大所有課程,提前畢業分發, 波浪般烏黑長髮, 身高171 cm,皮膚雪白光滑鮮嫩, 三圍是 34C, 23, 35, 五官容貌豔麗,因為祖母是英國人,所以香織有四分之一英國血統



? ?? ?? ?一雙渾圓結實修長勻稱的雪白美腿,九頭身長腿美女一個。冷豔嬌媚,嫵媚動人中帶著高傲。香織因為實在太美太媚,加上又是新人,所以被派來黑龍會臥底,色誘以好色聞名的淫魔——黑龍會會長宮本。宮本堂,一個60歲的老頭,禿頭,雖已60歲了,但相貌凶狠,令人害怕。這是宮本的豪宅大廳,在場還有他的保鏢–阿龍阿虎,阿龍,33歲,光頭黑人,,高大粗壯有如鐵塔,滿臉橫肉,很凶暴猙獰的模樣。 阿虎,30歲刀疤壯漢,中等個子,卻很精壯。3個人都用淫邪猥瑣的眼神盯著香織。



? ?? ?? ?香織上身穿著貼身的寶藍色小可愛,露出銷魂的肚臍和雪白誘人,纖細柔美的水蛇般腰肢, 從暴露雪白誘人乳溝的小可上,可以清楚看到胸前蓓蕾明顯激凸的誘人形狀,表示小可愛裡面沒穿任何內衣,下身穿著露出誘人股溝,而且短得不能再短的寶藍色貼身超短裙,在舞動搖擺之間,可以看見幾乎蓋不住屁股的超短裙裡,暴露出寶藍色蕾絲低腰丁字褲與渾圓結實緊繃高翹,充滿彈性的白嫩美臀,誘人的寶藍色蕾絲吊帶網襪包裹著一雙修長渾圓勻稱的雪白美腿。



? ?? ?? ?香織扭動著水蛇般腰肢,雙手扶著吧台,媚眼如絲,宮本實在受不了,立刻起身從後面緊貼著她軟玉溫香的嬌軀,緊摟著她柔軟纖細的腰肢,兩人挑起煽情貼身舞,香織臉上閃過噁心嫌惡的表情。忽然宮本將她扶著吧台的雙手用手銬反銬背後,香織吃了一驚,掙扎著扭動嬌軀, 宮本已雙手抓著那柔軟纖細的腰肢,勃起的下體緊貼著她的股間摩擦起來,「啊……不要這樣……啊……請住手啊……啊……不要……」香織全身顫抖,低聲哀求。嘿嘿,美麗的女警,像妳這麼漂亮,當警察太暴殄天物了,宮本撩起她的超短裙,淫猥撫摸她的渾圓結實緊繃高翹的白嫩美臀,隔著蕾絲丁字褲輕撫著她粉嫩顫抖的花瓣:「像妳長的這麼欠幹,就該乖乖讓大家狠狠幹過癮,哈哈。」



他的另一隻手從她的身後隔著小可愛握住她鮮嫩柔美的雪白乳房,激烈地搓揉。



? ?? ?「求求你們,放過我……啊……啊……我不懂……啊……什麼警察……」香織哀求著,不明白她的身份為何被識破。她的哀叫十分柔媚,令人銷魂。當鈴木英峰笑嘻嘻地出現時,香織便明瞭她是被出賣了,而且是被她在警署裡最嫌惡的人出賣的。鈴木是香織任職警署裡別部門的課長,他是一個肥胖臃腫,肥豬一樣噁心的中年人。由於老是用淫邪猥瑣的眼神盯著交通課的年輕美眉,警署裡的女警都很討厭他,新到任的香織,雖是分發到掃毒組,但美貌、氣質、身材卻比交通課所有的年輕美眉出色,所以香織到職的第一天,鈴木就沒放棄用猥瑣的眼神或身體上的碰觸小動作對她性騷擾, 所以她在警署裡最嫌惡的人就是肥豬一樣噁心的鈴木。



? ?? ?「嘿嘿,豔舞女郎嗎?來段三人熱舞吧……」鈴木發出噁心的笑聲,立刻脫的只剩搭起高高帳棚的內褲,在香織身後的宮本也是,一面磨擦身體,一面把自己脫的剩下內褲。 隔著內褲,可以看到宮本勃起的部分十分壯觀可怕。宮本雖已60歲,但體格鍛鍊得十分強壯,高大魁梧,跟鈴木那肥胖臃腫而鬆垮垮的肌肉完全不同。宮本和鈴木前後夾著香織雙手反銬背後的柔軟身體, 宮本從後抓著香織屁股,勃起的下體隔著兩人的內褲緊貼著她的股間摩擦起來, 鈴木從前方緊貼著她,雙手摟著她裸露的雪白腰身撫摸著, 噁心的舌頭舔著她豔紅欲滴的櫻唇:「老實點,舌頭伸出來。」「不要……」在兩人前後夾擊下,香織只能軟弱地抗拒,她嫌惡地櫻唇輕啟,艷紅的舌尖被鈴木噁心的舌頭舔弄攪動,鈴木還將她的香舌吸進自己嘴裡,嘖嘖地吸吮,再將自己肥厚的舌頭夾帶腥臭的口水侵入她的小嘴裡舔弄攪動她的香舌。鈴木的強制舌吻讓香織嫌惡羞辱地想死,她的舌尖抗拒地推擠鈴木噁心的舌頭,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反而讓鈴木更興奮。對高傲的香織而言,接吻是非常神聖且浪漫的,只應該跟愛人接吻的,何況是她最討厭的豬哥鈴木。「嘿嘿,我也來嚐嚐看。」宮本等鈴木強吻完,一面褪下香織的寶藍色蕾絲丁字褲,掛在她的左膝,一面強迫她轉頭,強吻著她鮮嫩的櫻唇,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她的舌尖抗拒地推擠交纏,反而讓宮本更興奮。



? ?? ?? ?宮本和鈴木的手指一前一後激烈搓弄她粉嫩顫抖的花瓣,弄得她蜜汁直流不停,嗚……嗚……不要……啊……啊……」香織忍受噁心的舌吻以及下體傳來刺激的羞辱,從雪白的喉嚨發出銷魂的嗚咽哀叫。嘿嘿,舌技很淫蕩喔,吃大棒棒一定很爽……」宮本強吻完,立刻淫笑著脫下內褲,露出恐怖的巨根,長足25公分, 巨根上佈滿樹根般可怕青筋,還有一個特別碩大的傘狀龜頭。 鈴木也興奮地脫下內褲,他的肉棒已經完全勃起,大概19公分,兩人按著香織的頭,強迫她蹲下,女警小姐,快點吹喇叭吧。」宮本用大龜頭輕輕拍打香織的櫻唇,龜頭上的惡臭令人作嘔。不……我絕不會屈服……」香織拼命地抗拒。可是當她看到從門外進來的2男1女三名穿著制服高中生時,她的防線徹底潰決。 被兩名同校男學生押進來的,是香織最疼愛的妹妹,白鳥幸子。



? ?? ?? ?白鳥幸子約16歲,一頭飄逸長髮幾乎垂至柔軟纖細的腰肢,肌膚雪白無瑕,鮮嫩可口。 三圍大概 33C ,22, 34, ,樣子相當清麗秀美楚楚動人,身高167cm,水手服短裙下露出一雙修長勻稱的雪白美腿,長腿美少女一個。



一種嬌柔纖弱,幼齒白嫩,令男人想憐惜或蹂躪的美。押著幸子進來的兩名男學生香織也見過,都是幸子同班上的流氓學生。 赤川牧,長的魁武精悍,相貌獰惡醜陋,豪門少爺,在校作威作福當老大,十分無恥好色,曾騷擾學校公認的第一校花美少女幸子,被香織帶男同事到校教訓警告過。 青木洋,赤川的跟班,也是幸子與赤川的同學,矮小癡肥,長相噁心猥瑣。宮本淫笑:「妳最好乖乖照做,要不然妳妹妹就要被大家一起玩了。」 一面說著,一面按著香織的頭,強迫她舔自己和鈴木的大雞巴。



? ?? ? 「姐姐……救我啊……啊……不要……啊……」白鳥幸子被青木從後押著,赤川從前方隔著水手服搓揉她柔軟的胸部。放過我妹妹,我乖乖聽話……嗚……」宮本強迫香織用舌尖在龜頭及肉棒背面到根部處舔舐著,並讓肉棒插入她嘴裡抽插,「喔…太爽了…舌技真棒……喔…喔…太爽了…」宮本按著她的頭興奮地呻吟,撥開披散在她臉上的秀髮,看自己的粗大巨愛在冷豔美麗的處女刑警小嘴裡抽插,香織在雙手反銬背後的情形下被強制口交,雪白喉嚨痛苦地抽動,舌尖抗拒地推擠纏繞宮本噁心的超大龜頭,反而讓宮本更興奮。



? ?? ?? ?宮本口交了一會,打開她的手銬,抓住她的手來到血脈賁張的巨根上, 強迫她一面口交一面揉搓肉棒及蛋蛋,右手則握著鈴木的大肉棒手淫, 宮本和鈴木輪流強迫香織口交,有時還強迫她將兩根大肉棒一起放進嘴裡舔弄吸吮。宮本在鈴木按著香織的頭激烈幹她的喉嚨時,來到她的背後,擡高她原本就很翹的白嫩美臀, 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龜頭從後面激烈磨擦她顫抖的嫩唇,弄得她花蕊顫抖濕透, 宮本雙手抓著那柔軟纖細的腰肢,準備插入。



? ?? ? 「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嗚嗚………」香織鬆開口交的雙唇,恐懼地哀叫,全身顫抖掙扎,不停哭著求饒。 她的哀叫楚楚可憐,聲音柔媚銷魂,是男人聽了會更興奮勃起的聲音。妳還是處女吧……」宮本興奮淫笑:「我可是妳第一個男人喔,我要妳永遠記得我………」宮本噗滋一聲從背後直插而入,柔軟鮮嫩的肉壁緊緊的夾著並纏繞他的巨愛,「啊……好痛……啊……啊……會死…啊……」香織慘叫哀嚎,纖細雪白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撕裂的劇痛令她幾乎死掉……



? ???「果然是處女,真緊」宮本向對面的鈴木淫笑,開始激烈地搖著香織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噗滋噗滋猛幹。 艷紅的破處鮮血混著淫水從雪白大腿流下,宮本興奮叫著:「好緊……我最喜歡幹處女了……欠人幹… 幹死妳……像妳這麼年輕漂亮的警察又一臉欠幹,我們一定會狠狠幹死妳……」宮本一面噗滋噗滋猛幹一面強迫她轉頭,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放過我…嗚嗚…啊…啊…」香織哭泣哀叫了一會,櫻唇已被宮本充滿檳榔味道的嘴堵住,噁心帶著大量口水的舌頭伸進她嘴裡攪動她柔軟的舌頭。鈴木等宮本強吻完,再度將勃起到極點的肉棒插進香織嘴裡,配合宮本猛烈抽插的激烈節奏狠狠幹著香織的喉嚨。雖然被強迫口交,但在宮本巨根瘋狂的猛幹下,香織不時鬆開口交的櫻唇,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嬌喘求饒。可憐的香織,第一次不但被25公分巨根開苞蹂躪,還被前後夾攻,幹得死去活來。



? ?? ? 「幹!真是爽死了……老早就想叫妳幫我吹喇叭……嗚……看妳被幹真爽……舌尖要努力舔……」鈴木按著她的頭興奮地呻吟, 跟宮本前後猛幹,看著朝思暮想的香織被抓著美臀猛幹的樣子,興奮極了。宮本狠狠噗滋噗滋猛幹,那根25公分巨根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每次插入都將粉紅嫩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嫩唇翻出, 陰戶周圍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香織高高翹起渾圓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響,宮本一面幹一面淫笑:「真是他媽的爽,夾的真緊……腰也很會搖……阿虎過來一起幹…阿龍你就負責用你28公分的大雞巴幫她那個欠幹的妹妹開苞吧……哈哈…」



? ?? ???「不要啊……嗚……不是答應……放過……放過我妹妹嗎……啊……啊……」 被幹的死去活來的香織吃了一驚,一面呻吟一面哀求對方放過最疼愛的妹妹。「幹!妳這個賤貨……妳們姐妹長這麼漂亮,天生欠人幹……」宮本忽然停止抽插,巨根抵著香織的子宮口停下,讓香織面對幸子的方向看: 「妳要好好看清楚妳妹妹被黑人的大雞巴開苞,奪走處女的情形。」



? ?? ???「不要啊……姐姐……救我啊……啊……不要……不要……啊……」白鳥幸子看著阿龍脫光衣服走來,驚恐地拼命搖頭哭泣,她驚恐地看著阿龍有如鐵塔般黑色強橫肌肉的裸體,以及那根高高勃起黑色的恐怖凶器。



阿龍的巨愛不愧是黑人才有的粗大長度,28公分以上,巨根上佈滿樹根般凸起可怕青筋,還有一個特別碩大猙獰的傘狀龜頭。



? ?? ???「求求你們……放過幸子……求求你們啊……」香織淚流滿面,拼命哀求著。



? ?? ???「嘿嘿,幼齒的高中美少女,還是混血兒,看起來很好吃。」阿龍用純正的日語淫笑著,擡起幸子清麗稚嫩楚楚動人的俏臉,噁心地笑著: 「這麼漂亮清純,長的真是欠幹,我們會狠狠幹死妳,哈哈……舌頭伸出來……」



幸子啜泣著,輕吐豔紅舌尖,讓阿龍跟赤川輪流強吻,她因為嫌惡噁心與害怕而全身顫抖。 從後押著的青木,緊貼著她,撩起她的格子短裙, 淫猥撫摸她渾圓結實緊繃高翹的白嫩美臀,隔著白色蕾絲的內褲輕撫著她粉嫩顫抖的花瓣。



? ?? ?? ?「啊……不行……住手啊……求求你……不要這樣……嗚……求求你……」幸子啜泣呻吟,雪白無瑕的修長美腿不停顫抖。赤川淫笑:「白鳥幸子,妳也有今天……」他捧起幸子悽楚動人的俏臉再次強吻她鮮嫩的櫻唇,噁心的舌頭放進她嘴裡吸吮她柔軟的香舌,不停攪動她柔軟的舌頭,幸子一臉嫌惡噁心,舌尖抗拒地推擠赤川噁心的舌頭,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反而讓赤川更興奮,赤川強烈感到幸子特別嫌惡跟他接吻,這讓他更興奮地用舌頭與她的舌尖攪動交纏, 他的手扯開她的制服,扯下她白色蕾絲的胸罩,握住她雪白幼嫩的乳房盡情搓揉,揉弄著她鮮嫩可口,因感覺噁心而顫抖的粉紅乳頭。



? ?? ?? ???阿龍青木兩人的手指則一前一後,伸進幸子的內褲裡激烈搓弄那鮮嫩的花蕊,弄得她花蕊濕淋淋,不停媚聲呻吟。來,剛剛看過妳姊姊吃雞巴了,」阿龍強迫幸子蹲下:「乖乖地吃,讓大雞巴舒服,待會幹起來才夠力。」 阿龍和赤川青木的褲子也褪下,3根殺氣騰騰的大肉棒早已在面前等候著她。 赤川的肉棒也很粗大,大概20公分,青木也有17公分。



? ?? ?? ?「不要啊……嗚嗚….不要……嗚嗚………」



? ?? ?? ?阿龍強迫幸子用舌尖在超大龜頭及龜頭到根部處舔著,並將巨愛含入嘴裡 吸吮, 抓住她的手來到血脈賁張的巨根上,強迫她一面口交一面揉搓肉棒及蛋蛋,「喔…太爽了…喔…喔…太爽了…」阿龍按著她的頭興奮地呻吟,撥開披散在她臉上的秀髮,看自己的特大號肉棒在小嘴裡抽插,她清麗如天使般的臉上還掛著淚珠,雪白誘人的喉嚨痛苦地抽動,柔軟的舌尖抗拒地推擠阿龍噁心的龜頭,反而讓阿龍更興奮。



? ?? ?? ?口交5分鐘後,阿龍把巨根抽離她的嘴唇, 赤川立刻將勃起的粗大雞巴插入她的櫻桃小口抽插,青木則抓著她小手握住大肉棒手淫,赤川和青木輪流強迫幸子口交,有時還強迫她將兩根大肉棒一起放進嘴裡舔弄吸吮。青木可能太興奮了,竟忍不住噴了幸子滿嘴滿臉白濁精液。一半精液射在幸子嘴裡,肉棒抽出時部分精液噴在她美麗清純的臉上幸子被迫喝下腥臭噁心的精液,但是一部分白濁精液仍從她艷紅的唇角流下, 清麗如天使般的臉上噴滿精液配上悽楚受辱的神情,令男人看了更興奮勃起。



? ?? ?? ?阿龍從後抓著幸子屁股,脫光她的衣裙,再褪下她的白色蕾絲內褲,掛在她的左膝, 左手搓著雪白幼嫩高高翹起的少女美臀,右手盡情搓揉她白嫩的乳房,揉弄著她鮮嫩可口,因噁心而顫抖的粉紅乳頭。



? ?? ? 「舌頭伸出來,快點。」



? ?? ?? ?阿龍強迫她轉頭,強吻著幸子沾著精液的鮮嫩櫻唇,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 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龜頭從後面激烈磨擦她顫抖的嫩唇,弄得她花蕊濕淋淋,阿龍雙手抓著那柔軟纖細的腰肢,準備插入。



? ?? ?? ?不要啊……求求你…千萬不要…嗚………求求你…不要……」幸子恐懼地哀叫,全身顫抖掙扎,不停哭著求饒。她的哀叫楚楚可憐,聲音柔媚銷魂,是男人聽了會更想狠狠蹂躪的聲音。「小婊子,認命吧,妳今天整晚會被大家一直幹,沒有時間休息。」阿龍的大龜頭在少女濕淋淋的花瓣上激烈地磨擦著,看著幸子幼嫩雪白又圓又翹充滿彈性的美臀因害怕而搖著,真是賞心悅目,淫穢至極。



? ?? ? 「求求你……不要……嗚嗚………饒了我……」幸子全身顫抖,楚楚可憐地呻吟:「姊姊…救救我…啊…啊…好痛……會死啊……」阿龍噗滋一聲從背後直插而入,柔軟鮮嫩的處女肉壁緊緊的夾著並纏繞他的巨愛,「啊……好痛……啊……啊……停下來……會死…啊……不要啊……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放過我…嗚嗚…啊…啊…」



? ?? ?? ?幸子慘叫哀嚎,纖細雪白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被黑人的超大雞巴開苞撕裂的劇痛令她幾乎死掉……



阿龍一面噗滋噗滋幹她一面淫笑:「好緊……處女幹起來最爽了……幹死妳……我可是妳第一個男人喔,妳要永遠記得我………」



? ?? ?? ?美少女幼嫩雪白渾圓翹起的屁股被猛烈撞擊得啪啪作響,艷紅的破處鮮血混著淫水從顫抖的雪白大腿流下,赤川等阿龍強吻完,立刻按著她的頭,大肉棒再次插入她的櫻桃小口,按著她的頭跟阿龍前後猛幹,赤川強迫她握著他的蛋蛋輕搓,看著幸子處女的幼嫩美穴被28公分巨根開苞,蹂躪猛幹,一定痛死她了。可憐的美少女,第一次不但被黑人巨根開苞蹂躪,還被前後夾攻,幹得死去活來。



? ?? ? 「不要啊……好痛啊…啊…啊…會死…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嗚嗚…啊…啊…會死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啊…啊…」幸子不時鬆開口交的櫻唇,嬌柔銷魂的聲音楚楚可憐的哀叫著,雪白纖弱的嬌軀顫抖扭動,阿龍狠狠噗滋噗滋猛幹,那根28公分巨根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 每次插入都將粉紅幼嫩的蜜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嫩唇翻出,陰戶周圍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幸子高高翹起渾圓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響,赤川按著她的頭,跟阿龍前後猛幹,看著幸子美臀被抓著猛幹的樣子,興奮極了。阿龍雙手抓著幸子顫抖的白嫩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 噗滋噗滋地猛幹,幸子好幾次要昏死過去,但持續猛烈的撞擊抽插令她連昏死都不能。



? ?? ?? ?赤川淫笑:「小婊子,妳也有今天……像妳這麼漂亮又一臉欠幹,還假裝聖女,真是天生的爛婊子。」織看著妹妹慘被黑人巨根姦淫,哭著哀求:「不要啊……嗚……求求你….放過……放過幸子……啊……啊……不要啊……」宮本又開始狠狠噗滋噗滋猛幹,鈴木也再度將勃起到極點的肉棒插進香織嘴裡,狠狠幹著香織的喉嚨。



阿虎則躺在香織下方,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雪白乳房,舔弄吸吮她含苞待放的紅嫩蓓蕾。



? ?? ? 「好緊…嘴裡說不要,卻叫那麼浪…叫大聲點…腰真會搖嘛…用力搖…喔…喔…太爽了…幹死妳…欠人幹的…好緊… 幹死妳…幹死妳…」宮本猛幹狠幹,忽然加快抽插的速度,幹得香織幾乎死掉,宮本興奮吼著:「要射了……」



? ?? ???「不要啊…..不要射在裡面….」香織無力地哀求著,「認了吧……射在裡面才爽呢……我也等著去幹妳那幼齒漂亮的妹妹……射了……全部給妳灌進去……」宮本不顧香織楚楚可憐的哀求,將大量精液滿滿地噴在她體內。宮本猛烈抽出濕黏黏仍勃起的巨根,當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龜頭通過香織飽受蹂躪的黏稠嫩唇的時候, 「啊……」香織全身打顫,發出令男人銷魂萬分的悽楚哀叫。



? ?? ?? ? 香織雙腳一軟,還沒癱倒, 鈴木立刻抽出口交的巨根,迫不及待從後面擡高香織那充滿彈性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大龜頭磨擦被幹得糊成一片的嫩唇,然後順著灌得滿滿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幹叫著:「賤貨……欠人幹…終於被我幹到了吧……第一天看到妳就想狠狠幹妳了……妳長的還真是欠幹…幹死妳…幹死妳…」阿虎立刻捧著幾乎失去意識的香織俏臉強吻她的唇舌,然後握著巨根插進她的小嘴裡抽插。



? ?? ?? ?另一邊,阿龍兇狠地猛幹了15分鐘,一面向對面一直盯著他的赤川說:「看你哈成這樣,就讓你幹個過癮吧……」



? ?? ?? ?阿龍興奮淫叫:「射了……全部給妳灌進去……」



? ?? ?? ?更兇猛激烈地搖著幸子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幹。幸子覺得自己的纖腰快被兇猛折斷似的大聲悲鳴:「不……不要射在裡面……」阿龍不顧幸子楚楚可憐的哀求,將精液滿滿地噴在她體內。阿龍忽然猛烈抽出濕黏黏還是完全勃起的巨根,當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龜頭通過幸子飽受蹂躪的黏稠嫩唇的時候,「啊……」幸子全身打顫,發出令男人銷魂萬分的悽楚哀叫。 幸子雙腳一軟,幾乎便要倒下,赤川立刻迫不及待從後面擡高那充滿彈性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龜頭磨擦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然後順著阿龍灌得滿滿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幹。



? ?? ? 「不要啊……嗚嗚….啊…嗚嗚…不要…不要…啊…啊…嗚嗚…放過我…啊…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啊…」



? ?? ?? ?幸子哀叫著,她柔媚銷魂的呻吟楚楚可憐,是男人聽了會更想狠狠蹂躪的聲音。 赤川還強迫她轉頭,強吻著她鮮嫩的櫻唇,一面噗滋噗滋幹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沾著精液味道的柔軟香舌, 幸子淚流滿面,雪白纖弱的嬌軀因感覺噁心顫抖扭動,「幹,真是爽……小賤貨……被我幹到了吧……我想幹妳想很久了……還有這麼多人幹妳……小賤貨……欠人幹…幹死妳…幹死妳…」 赤川搖著她纖細的腰肢噗滋噗滋猛幹,宮本立刻將沾滿精液及香織淫液的黏糊糊粗大雞巴插入她的櫻桃小口,青木則躺在幸子下方,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幼嫩乳房,舔弄吸吮她含苞待放的紅嫩蓓蕾。



? ?? ?? ?宮本按著幸子的頭激烈地口交,一面享受高中美少女在他胯下被迫口交的激烈快感,一面看著幸子悲泣痛苦的表情,稚嫩清麗如天使的臉上還有幾絲濃稠的精液,他興奮呻吟著:「姊妹倆都這麼美,真是太欠幹了,好爽……雞巴吃的不錯,已經會用舌技了……」



? ?? ?? ?香織和幸子被前後猛幹,兩人銷魂柔媚的呻吟哀叫在強制口交的抽插聲中不斷響著,搭配著剛開苞的嬌嫩美穴被巨愛暴烈狂幹噗滋噗滋的抽插聲,以及兩人翹屁股被猛烈撞擊的啪啪聲,讓六個色狼愈來愈興奮。



? ?? ?? ?赤川忽然興奮狂吼:「太棒了,我要把所有精液通通給妳灌進去...」



? ?? ?? ?大肉棒猛烈插到最深處,洶湧濃濁的精液狂洩而出,衝擊幸子飽受蹂躪的子宮。



? ?? ?? ?幸子微弱地哀鳴呻吟,媚聲嬌喘,全身發軟無力地倒在地毯上顫抖, 阿龍和赤川灌滿的白濁精液混著淫水和艷紅的破處血絲從濕黏蜜穴裡不停流出。宮本走向蜷曲在地上嬌喘的幸子,魔掌噁心搓著雪白幼嫩的屁股,「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嗚嗚………」幸子微弱無力地哀叫,嚇得全身顫抖。



? ?? ? 「啊…啊…不要……饒了我……求求你…….啊……不要…不要…啊…啊…嗚嗚…」幸子楚楚可憐的求饒,雪白柔弱的嬌軀渾身發抖。



? ?? ? 「像妳長這樣漂亮,這麼欠幹,每天都要幹四、五次才過癮。」



? ?? ?? ?宮本將幸子拉起,淫笑著擡高那幼嫩的雪白屁股,黏糊糊粗大雞巴從背後狠狠猛插她飽受蹂躪的鮮嫩美穴,立刻隨著激烈抽插發出被陰道內濃稠的精液混合淫汁緊緊包圍巨愛的噗滋淫聲,陰戶周圍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糊,精液混合淫汁及破處的血絲不停從正被抽插的部位流下,宮本一面幹一面從背後激烈地搓揉她被幹得不停搖晃的幼嫩乳房, 青木握著勃起的大肉棒,插入她的櫻桃小口,按著她的頭跟宮本前後猛幹。



? ?? ? 「幹,真是太爽了,果然跟姊姊一樣欠人幹……夾的真緊……」宮本瘋狂抽插,美少女不停悲泣哀鳴,稚嫩的翹屁股被撞得啪啪作響,「你的屁股和腰都很會搖嘛…原來妳這麼欠幹……被這麼多人幹,爽不爽啊……幹死妳…幹死妳…女警小姐,妳看妳妹妹被我們幹得唉唉叫……」 宮本狠狠幹了15分鐘,也將精液全數噴進幸子灌得滿滿的陰道內。



? ?? ?? ? 另一邊,香織被肥豬鈴木從背後抱在懷裡一面舌吻一面猛幹,鈴木大馬金刀坐在桌上, 香織背對著鈴木被抱著坐在大腿上,修長雪白的一雙美腿被分開成 M 形, 每一個人能清楚看到鈴木的大肉棒從後由下往上噗滋噗滋抽插猛幹美艷女警蜜穴濕淋淋的特寫,陰戶周圍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精液混合淫汁及破處的血絲不停從正被抽插的部位流下,鈴木摟著香織纖腰激烈搖著,一面噗滋猛幹並強迫她轉頭恣意舔弄含吮她充滿精液味道的柔軟舌尖,阿虎在香織身前,雙手握住她鮮嫩柔美並且噴滿他精液的雪白乳房,順著上下搖動的節奏恣意搓揉,然後低頭用噁心的舌頭舔弄她鮮嫩粉紅的乳頭,還含進嘴裡嘖嘖吸吮。 阿龍走過來站在一旁,按著香織的頭,強行將仍勃起的可怕巨根差進她嘴裡激烈抽插,巨大雞巴上濕黏黏的滿是可憐幸子被開苞的淫汁血絲與精液,令香織又噁心又難過,還不得不一面吸吮一面用舌尖舔弄那猙獰的大龜頭。



? ?? ???好好給我吃雞巴,這可是幫妳妹妹開苞變成女人的巨根喔……? ?阿龍按著香織的頭一面激烈口交一面淫笑。



? ?? ???鈴木忽然興奮狂吼:「要射了……我要把精液通通給妳灌進去...」 大肉棒猛烈往上插到最深處,洶湧濃濁的精液狂洩而出,衝擊香織飽受蹂躪的子宮。



? ?? ???阿龍立刻迫不及待從後面擡高香織那渾圓緊繃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超大的猙獰龜頭磨擦被幹得糊成一片的嫩唇, 然後順著灌得滿滿的精液噗滋插入激烈抽插,痛得香織弓起背部悲鳴,想到稚嫩的妹妹竟被這種可怕的黑人巨根殘忍開苞,香織幾乎崩潰。



? ?? ?「怎樣…我的大雞巴很粗大吧……痛死了對不對……妳可愛的妹妹就是被它開苞,被它幹得死去活來喔……」



阿龍從後抓著香織屁股狠狠幹了15分鐘,便讓等的不耐的阿虎接手猛幹。 阿龍似對幼齒鮮嫩的幸子念念不忘,搓著勃起的巨愛往正被青木幹的幸子走去。



? ?? ?? ?青木讓幸子仰躺地毯上,他就壓在她身上,一面噁心舌吻一面幹得噗滋噗滋, 然後他將幸子修長雪白的雙腿分開擡高架在自己雙肩上,一面搓揉她幼嫩雪白的美乳,一面加快抽插的速度,幹得幸子大聲呻吟求饒, 阿龍等了一會,青木將肉棒抽出,白濁的精液又噴了幸子滿臉都是。



? ?? ?? ?幸子全身無力地蜷曲在地毯上,但阿龍一點都不讓她休息,跟宮本一起將她拉起。 「不要……饒了我……求求你…….啊……不要…不要……不要再幹我了……」幸子楚楚可憐的求饒,雪白柔弱的嬌軀渾身發抖。



? ?? ?? ?宮本淫笑著對阿龍說:「嘿嘿,你難道要幹那裡嗎……嘿嘿,兩個洞的第一次都被你幹去了……」又轉頭叫著:「讓我們美麗的女警看清楚她妹妹的屁眼被黑人開苞吧。」



? ?? ?? ?香織用幾乎聽不到的呻吟哀求:「不要啊……求求你….放過……放過幸子……啊……啊……不要啊……」



雖然已被幹到幾乎失去意識,但想到妹妹要被28公分巨根強姦肛門的慘狀,香織簡直要瘋了。



? ?? ?? ?幸子更是恐懼的大聲哀叫,因為阿龍已經抓著她雪白幼嫩的屁股,掰開她的臀溝, 沾滿淫汁精液的恐怖超大龜頭已抵著她柔軟的菊花花蕾激烈摩擦。「不要……不要啊…那裡不行啊……」幸子驚恐地全身顫抖,微弱無力地哀叫。清純的她,根本無法想像肛交這回事。宮本立刻十分興奮地鑽到幸子下方仰躺,碩大恐怖的龜頭抵著她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嬌嫩美穴磨擦,大家灌滿的精液流出滴在他的龜頭上。



? ?? ? 「一起幹死她吧……」兩人用力插進幸子幼嫩的肛門及灌滿精液的陰道,



? ?? ? 「啊…啊…會死啊…會死……不要…嗚…啊…啊…會死啊…啊…啊……啊……啊……」



? ?? ?? ?幸子慘叫哀嚎,纖細雪白的背再次像觸電般弓起,撕裂的劇痛更甚十倍剛被阿龍奪走處女那次插入。阿龍擡高她的屁股,噗滋噗滋從背後狠狠猛幹她又緊又窄的直腸,覺得粗大的肉棒幾乎要被夾斷似地超爽,巨根兇狠暴烈的猛幹她柔嫩的少女肛門,初經人事的菊花花蕾立刻被幹得流血了。躺在幸子下方的宮本則抓著幸子纖細柔軟的腰肢,特大肉棒往上噗滋噗滋狠狠抽插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幼嫩美穴,他的粗大巨根跟阿龍猛幹直腸的粗大巨根一起狠幹猛幹激烈地幹,兩根特大號巨根僅隔一層柔嫩的薄薄肉壁一起激烈凶暴地噗滋抽插,幹得幸子死去活來,全身痙攣扭動,慘烈哀叫求饒:「啊…啊…會死啊…會死……不要…嗚…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會死啊…啊…啊…啊…啊…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啊……」飽受蹂躪的處女嫩穴與柔嫩的少女肛門傳來可怕穿刺撕裂的劇痛令她幾乎死掉瘋掉……



? ?? ?? ?宮本一面幹她一面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幼嫩乳房,一面趁她臉伏下時,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



鈴木等宮本強吻後,握著再度勃起的大雞巴插進被幹得失神的幸子小嘴裡抽插。 可憐幼嫩清純美少女,不但被難以想像的28公分巨根將小穴跟肛門連續開苞, 還被三根粗大肉棒4P同時猛幹狂插喉嚨、小穴跟肛門三個敏感肉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幾乎失去意識。



? ?? ? 「好緊…我最喜歡幹幼齒的屁眼了…好緊…小婊子…你的屁股這麼翹…這麼白嫩還會搖…就是天生欠人幹屁眼…假清純…假聖女…欠人幹…好緊…幹死妳…欠人幹…幹死妳….幹死妳…」.



? ?? ?阿龍雙手抓著幸子顫抖的白嫩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 噗滋噗滋地猛幹, 幸子好幾次要昏死過去,但持續猛烈的撞擊抽插令她連昏死都不能, 15分鐘後,「要…要射了……一起射吧……」阿龍宮本興奮淫叫,插到肛門和子宮最深處一起猛烈射精。



? ?? ?? ? 鈴木立刻換姿勢,高跪在幸子後面,雙手抓著那柔嫩雪白的屁股噗滋噗滋狠狠猛幹, 粗大肉棒在少女幼嫩的陰道裡被緊緊夾著猛烈抽插,發出被陰道內濃稠的精液混合淫汁緊緊包圍的噗滋淫聲,「香織賤人,妳妹妹幹起來不輸妳喔……被那麼多人幹過還這麼緊……像第一次…幹,真是太爽了,果然跟姊姊一樣欠幹…夾的真緊……」



? ?? ?? ?幸子雪白纖弱的嬌軀顫抖扭動,鈴木狠狠噗滋噗滋猛幹,還強迫幸子轉頭激烈舌吻,噁心帶著大量口水的舌頭伸進她嘴裡攪動她柔軟美味的舌尖。



? ?? ?? ?鈴木一面噗滋噗滋幹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兇猛激烈地搖著她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幹。幸子淚流滿面,雪白纖弱的嬌軀因感覺噁心顫抖扭動,高高翹起渾圓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響,然後鈴木雙手從幸子的纖腰滑向她的胸前,握著那被幹得不斷顫抖搖晃的雪白幼乳不停搓揉。



? ?? ?? ?鈴木再幹了七、八分鐘,也忍不住地將濃稠男汁噴滿幸子體內。



? ?? ? 「剛剛妳那漂亮的姊姊幹得太爽了,換吃幼齒的……」



宮本掰開她的柔嫩臀溝,中食二指激烈搓弄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灌的滿滿的的白濁精液混著淫水和艷紅的破處血絲不停流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