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大骚逼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我的母親YHM

我的母親YHM
发布时间:2019-05-26 01:35:24   浏览次数:700

本帖最後由 haipingshan 於 編輯



已是半夜時分,YHM已經睡下了:她現在即將臨產,身體不便,所以很早就躺下了……“啪!”YHM被驚醒了,“誰?”她打開了床頭燈——不僅大吃一驚:只見屋內已進入幾個竊賊

“啊——”YHM失聲驚叫——這幾個傢夥已經撲了上來,隨手扯過一條毛巾就塞入她的嘴中,順勢按助了她的手腳——一番衝突之後,YHM已被歹徒制住了,身上的毯子也被扯到了一邊。

歹徒們也被剛才的變故嚇得心驚肉跳。此時,他們的心跳剛剛緩下來,便打量起YHM來——這一看,他們的心跳又加快了:原來,YHM的身體完全裸露著,一絲不掛。

YHM那時才二十四歲,即將臨產:乳房碩大,乳頭和乳暈又大又黑,腹部高高隆起,加之皮膚白皙光潤,別有一番風韻;黑黑的陰毛濃密適中,一直掩到那緊要處——歹徒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悄悄地發生變化。

幾個傢夥將目標轉向了YHM,立刻動手了:YHM的雙腿被扯到床外,下身緊貼著床沿,正沖向外側——為首的一個粗壯漢子已解開褲子,掏出了裡面的傢夥——已經挺起來了。

YHM嚇得要死:她已明白這些人要做什麼——她拼命地掙扎,卻無濟於事:只見那人站在她的身前,?起她的雙腿,架在了自己的肩上;另一個人卻?起她的身體,然後平躺在她的身下,兩手向下摳住她的雙臀;那個粗壯漢子雙手卻卡住她的腰部,將龜頭對準她的陰門,身體突然向前一頂——一條又粗又硬、滾燙的東西插入了她的體內。“完了……”這漢子陰莖插入的一瞬間,YHM呼吸急促,臉色通紅,閉上雙眼,兩行淚水刷地一下順著臉頰淌了下來——這是YHM第一次被別的男人進入她的身體。

這漢子的身體一下下地向前頂著YHM的下身,顯得十分用力,兩人性器官結合處隨著節奏發出“啪啪……”的聲音。下面的那個傢夥則把陰莖對準YHM的陰門,等到上面那只陰莖抽出陰道時就順勢插入陰道。剩下的幾個歹徒則在YHM身上各處上下其手,更是盡情把玩她隨著抽插而晃動著的雙乳,還不斷用嘴舔弄兩顆又黑又大的乳頭。上下兩隻陰莖一進一出,輪流插進YHM的體內……還沒有一刻鐘,上下兩個男人便都堅持不住了。

“這娘們兒屄可真厲害!我本來憋足了勁兒要狠肏她一頓的!誰知道她一夾,我就受不了了。”為首的粗壯漢子對夥伴說道。已經肏過了YHM的兩個家夥同另兩個交換了位置——此時,那兩個傢夥早已取而代之,急不可待地進入YHM的體內……他們每人都上下輪流在YHM身上發洩著,直至欲火泄盡……

歹徒們已經離去了,YHM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她面無表情,雙眼盯著上方,目光呆滯——已然麻木了。這一夜,YHM早產了,生下了一個男孩。

——————————————————————————————————————————

我六歲那年,有一天我媽帶著我去了衛生院,接診的是一個中年男醫生:他臉龐白淨,帶了一副眼鏡,看起來很文質彬彬的樣子。“X醫生,我來檢查了。”我媽將我放到一旁,就脫掉下身的衣物,躺到檢查床上:將兩腿分開,架在床兩側的支架上——下身緊貼著床頭,正沖向外側。我還是頭一次看到我媽的這個部位:在小腹下側,長著許多黑黑的毛,一直伸延到兩腿中間,分外顯眼,兩腿中間還有條紅紅的肉縫。

“先給你打一針止痛藥,一會兒就查完了。”我不知道那個醫生做了什麼,然後我媽就好像睡著了。這時醫生有些異樣,看了我一眼,“別怕,你媽媽沒事的。”他把我媽上身的衣物褪至腋下,露出了乳房。然後兩隻手在我媽身上摸來摸去,特別是乳房和下身。他還不斷地吮著我媽的乳頭,舐著我媽兩腿之間的那條肉縫。最後,他解開褲子,掏出了雞雞:他的雞雞向前挺得直直的,又粗又長。他站在我媽身前,一隻手分開那條肉縫,另一隻手則握著雞雞迎了上去,身體向前一頂,雞雞就插進了肉縫裡——原來裡面還有一個洞。

只見醫生雙手卡住我媽的腰部,身體一下下地向前頂著我媽的下身,顯得十分用力,撞擊處隨著節奏發出“啪啪……”的聲音——我不明白醫生是在做什麼檢查,就在一旁看著。醫生只忙著自己的事……一刻鐘以後,他停下不動了,雞雞完全插進了洞裡……然後醫生拔出了雞雞——卻已經垂下來了,變得小了許多,而且濕漉漉的。這時我才可以看到:我媽兩腿之間的那條肉縫已經合上了,一些白乎乎的東西正從一個小縫內溢出來……

醫生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和我媽的身體,開始用器械在我媽的那個洞裡擺弄了一會兒,然後我媽就醒了。“檢查完了,沒有一點問題。”“那謝謝大夫了。”我媽穿好衣服,和醫生道別後就帶著我離開了。

那以後的某一天,我偶然對我媽說道:“媽媽,那天我看見醫生親親你了……”“什麼!?”“他還把雞雞插到你下麵那兒的洞裡……”我媽大吃一驚,連忙追問我:才知道那天自己是被麻醉了……我記得我媽後來就哭了,並且告訴我:這件事以後不許再提起——直到以後我對男女之事有了瞭解時,才明白:自己的母親那天是被那個醫生給肏了。那是我第一次親眼看到真實的肏屄,而且是看別的男人肏自己母親YHM的屄。自此,那一幕便時常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我十三歲那年,一個夏天的晚上,已是將近午夜了,我媽仍未回家。我於是拿了電筒,走出家門,朝著我媽回來的路上走去。那個夜晚沒有月亮,夜色如墨,四周寂靜無聲。經過一塊菜地時,我聽到路旁傳來一些異響,便循聲悄悄摸了過去。原來菜地中間有一個地窖,頂上覆了茅草,有燈光透過茅草的間隙射了出來——那聲音便從地窖內發出。我湊到一個縫隙跟前,偷偷地向內觀瞧。

只見裡面燈火通明,四周站滿了人——全是男的,卻都赤著身體。一共有二三十多人,他們都望著中間——聲音便是從那裡發出的。由於視線被擋住了,我看不到中間有些什麼,便換了一個縫隙,正好看到中間:中間放了一張大木床,一個赤條條的精壯男人趴在上面,身體前後運動著,隨著節奏還發出“啪啪”的聲音;他身下還壓著一個人,是個女的——原來,他正在肏那個女人!我大吃一驚:心中升起一種怪怪的感覺。

只見那個女人仰面躺在床上,軀幹被男人的身體遮住了,伸在外面的四肢都裸露著——顯然是赤著身體。我再看那女人的面容——我揉了揉眼睛——這不是我媽嗎!?——這群男人正在肏自己的母親YHM,肏著自己母親YHM的屄!自己三十七歲的母親YHM正在被別的男人享用她的女性最成熟的身體。

我的心跳加快了……可我媽卻一動也不動:她面無表情,雙眼盯著上方,似乎麻木了……這時那個男人停下不動了,過了一會兒後,才從我媽身上爬了起來。我的眼前頓時一亮:我媽那光潔白嫩的身體完全裸露著,那黑黑的陰毛特別顯眼。可以看到,我媽身下還平躺著一個男人:這個男人的軀幹被我媽身體擋著,雙臂從後面緊緊摟著我媽的腰部,兩條粗壯的大腿裸露在我媽雙腿之間,他黑黑的傢夥掩映在我媽的陰毛叢中,上下搖晃著,慢慢停下不動了……我媽身下的那個男人也爬了出來,另一個男人?起我媽的身體,然後平躺在她的身下:我媽剛才竟然同時承受著兩個男人! “這娘們兒屄可真厲害!才多大工夫,又抽幹了兩個……”

這時又上來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形容猥瑣,軀幹短小,又黑又瘦。下麵的傢夥卻大得嚇人:黑黑的,就像下麵豎了一條很粗的擀麵杖。老頭站到我媽的腿間,慢慢跪了下去,他的雙臂支在我媽身體的兩側,俯下身去——竟用嘴噙了我媽的乳頭,開始吮吸著……他的舌頭從我媽的頸部,一直舔到下身和大腿……一雙乾瘦的黑手,在我媽光潔白嫩的身體上,到處亂摸著……最後,老頭趴到我媽身上,摟住了我媽——他的身體突然向前一挺,我媽立刻就呻吟了一聲:我的心跳驟然加快——老頭把那個大傢夥插進了我媽的體內……

老頭胳膊緊摟著我媽,身體前後運動著,隨著節奏發出“啪啪”的聲音,顯得十分用力,那黑瘦短小的軀幹壓在我媽光潔白嫩的身體上,形成很強的反差……“都快半個鐘頭啦!老傢夥還幹呢!”老頭不再動了,只是緊緊摟住我媽……老頭終於從我媽身上爬了起來:那東西已垂了下來,變得小了許多,幾乎縮了回去——我媽卻似乎和老頭肏她之前一樣,一點反應也沒有,身上也看不出什麼變化。此時,我媽身下的男人又換了一個。“這娘們兒真行! 她的屄差點沒把我這玩意兒夾斷!換了你們,早洩了十八回了!不過,以前我幹過的那些娘們兒,都能讓我整得死去活來,今天倒反過來了……”老頭不住地說道。此時,我媽身上又已經壓上了一個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少年……

從他們的交談中,我才明白:他們是一夥外地民工,返鄉在即。幾天前,他們在大街上偶然看到了我媽——剛才的這個老傢夥看了我媽的相貌,便認定三四十歲、處於“虎狼之年”的我媽正是那種能給男人最強烈的刺激、身體承受力極強的女人。這幫傢夥色膽包天,開始暗中跟蹤。他們今天晚上在這裡截住我媽,終於心願得償——已經幹了兩三個鐘頭了。我媽起初還拚命反抗,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折磨,再也無力掙扎——已然麻木了,只有默默承受著。

這幫傢夥輪流在我媽身上發洩著,每個人都輪了數次,那個老頭肏的時間最長。他們泄欲的方式各有不同、花樣翻新……最後,有人牽來了一條個頭極大的黑狗,是條大狼狗:那條狗張著嘴,伸出了長長的舌頭——我還沒有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那條狗便蹲在我媽的下身前,然後向下一趴——我媽突然慘叫了一聲,就昏了過去:原來這幫傢夥讓這條正處於發情期的公狗,和我媽進行人獸性交,我媽被“狗肏”了!大狗用舌頭舔著我媽的胸部,顯得很興奮……完事後,大狗又舔食著我媽下身裡淌出的液體……

到他們都離開時,已是後半夜了。下面已沒了燈光,我於是打開了電筒,下到了地窖裡,走到我媽身旁。燈光射在我媽的臉上:只見我媽仍舊躺在那裡,面無表情,雙眼呆呆地盯著上方,一動也不動。燈光順著我媽的身體掃了下去:我媽全身潮乎乎的,身體像白色的大理石一樣。燈光又掃到我媽的下身:那濃密的陰毛已黏成了一綹綹的,貼在陰阜上面;那兩片本來是微微分開陰唇向兩邊大大地分開,顯得又紅又腫;本來應該是閉合的陰門,因為被這幫傢夥肏的時間久了,所以竟然還是一個紅紅的小肉洞,正微微翕張著,裡面不斷向外湧出乳白色的精液,從我媽狼藉的陰部流向腿根,最後淌到床板上,已浸了一大片——我感到自己的陰莖已然失控了:我媽的身體第一次真正激起了我的性欲。

我完全被我媽的身體所吸引了——任憑這幫傢夥在身上翻雲覆雨,被“千人騎、萬人壓”,我媽卻是屹然不動:那個老頭所說的確是真的。我突然希望更多的男人來肏我媽,並希望自己——我的腦海中突然冒出了一個新奇的,前所未有的想法:和自己的母親YHM性交,即母子性交。

那天晚上,我把我媽背回了家,給她洗淨了身子:我給我媽洗浴時,她一動也不動,任憑我擺佈……太陽升起來了,我和我媽躺在床上:兩人一絲不掛,身體交織在一起,相擁而眠……午後的陽光透過窗簾,灑在了我們身上,我已睡醒了,但我媽仍未醒來。我爬了起來,將我媽的身體輕輕展開了:我媽的身體完全放鬆著,沒有絲毫反應。我跪在我媽的腿間,第一次仔細地觀看著我媽的身體。

我媽此時三十七歲,正是女性生理上最成熟的時刻:她體形勻稱,凸凹有致,皮膚白皙光潤;長髮柔順蓬鬆,容貌素雅大方,眼角稍稍現些魚尾紋,反而更顯出風韻了;細頸削肩,手臂纖細,乳房豐滿堅挺,乳頭呈紅褐色;細腰翹臀,小腹平坦,雙腿結實修長——我不由得俯下身去,雙手開始撫弄著我媽的身體:我媽的肌膚柔滑細嫩,乳房飽滿富有彈性。

我的雙手在我媽身上各處遊走撫摩著,最後滑到了我媽的下身:雖然久經雲雨,黑黑的陰毛依然如故;下面的陰唇向外側分開——這是因為內側長期經歷陰莖頻繁和高強度的抽插。我用手分開陰唇:那引誘了許多男人並被他們的陰莖插入過的洞口就赫然露出了——我終於忍不住了。

我趴到我媽身上,雙臂摟緊了我媽——陰莖早已勃起,頂在我媽的陰門上。我的身體向前用力一挺,龜頭分開了陰唇,陰莖插入了我媽的陰道:我和母親YHM的第一次母子性交開始了。這是我第一次性交,而且是和自己的母親YHM性交。我媽的陰道溫暖滑潤,插入十分容易。陰莖根部緊緊貼在我媽的陰唇上,母子身體連接在一起。

我用胳膊緊摟著我媽,身體前後運動著,一下下地向前頂著我媽的下身。隨著陰莖的來回抽動和母子兩人性器官結合處的一次次撞擊,“啪啪”聲隨之響起;我媽的乳房緊貼我的胸膛,被前後搓揉著:我感覺到我媽的身體是暖暖的。

我的陰莖不斷膨脹著,堅挺著,龜頭一下下撞擊著我媽的花心。我媽雖然處於昏睡中,身體卻自發反應著:陰門開始收縮,握緊了我的陰莖。

我的身體越來越緊張,動作也越來越激烈……我不由得緊緊摟住了我媽,陰莖完全插入陰道,龜頭緊緊頂在花心上,陰門也卡緊了陰莖根部——我感到一股熱流從陰莖內噴射而出,射入我媽的體內——陰莖一陣陣地向前湧動著,不斷地將精液注入我媽的子宮:母親YHM的體內終於留下了我的痕跡,這是我對母親YHM最好的愛——我和母親YHM的第一次母子性交成功了。

最後,直至陰莖完全疲軟了,我才從我媽的體內撤出:我和母親YHM的第一次母子性交完成了。

為了記錄我和母親YHM的第一次母子性交,我製作了“YHM裸體圖(立姿)”,“YHM裸體陰部圖(性交椅)”,“YHM陰部特寫(性交椅)”,“YHM性交圖(被輪奸)”,“YHM性交特寫(被輪奸)”,“YHM母子性交圖”,以及“YHM母子性交特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