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大骚逼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明星校园» 【老師和學生】【完】~

【老師和學生】【完】~
发布时间:2019-07-03 02:00:47   浏览次数:819

人物介紹:  黃慧,某中學老師  李秋水,某中學老師。  王海,某中學教導主任,互爲同事。  劉明、吳敏,某中學學生,黃慧是二人班主任。  黃慧和李秋水兩個老師在校園里巡查,目的就是抓那些抽煙的男生,可黃慧玩玩沒想到得是在教學樓的一個角落里,抓到了自己班上的兩個同學,劉明和吳敏,一個是班上的班長,一個是學習委員,兩個最出色的學生,正抱在一起親嘴呢。而且吳敏的校服褲子被脫到了膝蓋那里,里邊白色的小內褲都露在外邊。  于是黃慧和李秋水就把兩個學生帶回了辦公室。  本來黃慧想低調處理這件事情,可李秋水直接通知了教導處的王海,王海一聽有學生早戀被抓,興奮極了,立刻趕了過來。  于是一男兩女三個學校老師面對著一男一女兩個學生進行了審訊。  黃慧氣的夠嗆,拍著桌子說:你們兩個是我最喜歡的兩個學生,怎麽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吳敏哇的一聲就哭了,劉明梗梗著脖子說:黃老師,我們是真心相愛!  王海罵道:你們懂什麽叫做愛!學生手冊里沒有寫不能談戀愛麽?  李秋水陰陰的說:你們這樣多影響學習呀。  劉明說:我們沒有影響學習,我數學不好,她給我補數學,她英語差些,我給她補英語,我們互相進步。  黃慧說:互相幫助是應該的,那也不能談戀愛,在校園里親嘴呀。  李秋水看著吳敏哭的梨花帶雨的樣子,有些嫉妒這個女學生長的漂亮,又是冷冰冰的說:你一個女學生,褲子都被脫了,要不要臉呀。  吳敏哭的更厲害了。  劉明悶頭說:老師,以后我們不在學校這樣了。  黃慧說:在校外也不能這樣呀。你們家長不管你們麽?  王海在旁邊激動的說:咋,咋,還脫褲子了?誰的脫了?男的女的?  李秋水說:那個女的呗,這麽小就這樣。  王海摸著下巴心里懊惱,操,我咋沒看到呢,虧了,這小娘皮長這麽水靈,褲子脫下來屁股一定很白。  黃慧說:你們啥時候開始的?  劉明說:初一升處二的時候。  黃慧說:誰追的誰?  劉明瞪著眼睛說:我們沒有誰追誰,我們就是相互幫助。  王海看著吳敏色迷迷的說:管那些干啥呀,問些關鍵的。女的脫了褲子,男的脫了沒?  李秋水說:男的沒脫。  王海湊到前面說:你們兩個,有過性行爲麽?  劉明瞪了一眼王海,有些厭惡的白了他一眼。  王海說:還會翻白眼,老子就不信管不住你們。  李秋水說:估計是我們去的早,要不就不只是親嘴,該干那事了。  王海說:老實交代,做過愛麽?  黃慧攔住王海說:畢竟還小,不會懂那麽多的。  王海說:不懂?他們比你懂得多,說白點,你們操過逼了麽?  劉明又狠狠瞪他一眼,沒出聲。  李秋水說:不承認不行呀。有沒有過趕緊說。你叫吳敏吧,你還是不是處女呀?  吳敏捂著臉,就是不說話。  王海就是想聽葷的,指著劉明說:趕緊老實交代!  劉明大聲說:那是我們的事,跟你們沒關系!  王海被頂的說不出話來。  李秋水陰陰的一笑說:現在孩子啥都懂,做愛肯定有避孕套,搜一搜不就行了麽?  黃慧說:劉明,吳敏,你們說實話,要不我們就要搜身了!  劉明說:不管你們事情!你們無權搜我們!  李秋水說:還反了你了,這是學校,王主任,你帶這個女學生去你辦公室,我們先搜這個男生!  王海嘿嘿一樂,站起來伸手拉著吳敏,吳敏還要掙扎,那里抗的過五大三粗的教導主任,連拉帶拽的被帶走了。  李秋水走到劉明面前,厲聲說:把口袋翻出來!  劉明無奈的把校服上衣的口袋都翻了出來,里邊出了學生證,還有些零錢。  黃慧站在李秋水身邊,看著劉明說:褲子口袋!  劉明把褲子口袋也拉了出來,啥都沒有。  黃慧心軟說:看樣子還只是親親摸摸,沒有實質的東西。  李秋水撇嘴說:不可能。  劉明在那里沒動,李秋水想了想說:轉過去,屁股兜里有沒有?  劉明無奈的轉過身去,李秋水伸手進去劉明屁股兜里一摸,竟然真的搜出一個杜蕾斯的袋子,而且是剛撕開的,里邊避孕套沒了??李秋水哈哈笑道:我就不相信沒有,說,里邊的套子呢?  劉明垂頭喪氣的站著不出聲。  黃慧說:啊?用掉了?你們剛才做愛了?這可是大問題,你們竟然敢再學學學學校里做愛!這要被開除的!  劉明趕緊擡頭說:我們沒有……黃慧說:沒有?沒有這個套子哪去了?  劉明低頭說:真……真沒有……李秋水突然說:是不是帶著呢?  黃慧看著李秋水說:啊?帶在那里麽?  李秋水說:我估計是帶上了,還沒來得及那個呢,就被我們抓住了。  黃慧厲聲說:劉明,把褲子脫了!  劉明膽怯的看看黃慧,手捂著褲裆,沒動。  李秋水得意的說:我猜對了吧?  黃慧過去一把把劉明的手打開,伸手去拉劉明的褲子,劉明扭身躲避著,黃慧罵道:現在知道害羞了?剛才咋不知醜呢。  黃慧說著一把把劉明的校服褲子拉了下來,李秋水裝作不好意思的樣子說:  哎呀,你咋麽當衆脫男生的褲子呀。  李秋水一邊說著,一邊探頭盯著看,果然,劉明的褲子被拉下來后,露出的雞巴上套著已經縮成一團的避孕套。  黃慧也瞪大眼睛看,沒想到自己的學生的雞巴竟然發育的很好,跟成年男人差不多了,只是陰毛還比較少,但陰莖的尺寸可不小。  黃慧彎著腰,拉著劉明的褲子,盯著眼前的雞巴,猛咽了幾口口水。  李秋水斜著眼睛看,心里也是一陣贊歎,心里說:哎呀,真是個好寶貝。  黃慧擡手就握住了劉明的陰莖,一把把上面的套子揪了下來,摔在桌子上,狠狠的說:這是什麽?  劉明低頭不說話。  兩個女老師並肩站著,貪婪的盯著劉明的雞巴看。  看了一會,黃慧李秋水對視一眼,相互點點頭。  李秋水說:這東西還有沒有了?  劉明搖搖頭。黃慧說:不行,我們要搜一搜!  李秋水說:是,仔細搜一搜。  兩個女老師一前一后的圍住了劉明,身子死死的貼上來,李秋水伸手就去摸劉明的陰莖,手指還插進劉明的陰毛里輕輕摳撓著,黃慧從后面把手伸進劉明的褲衩,指尖探進劉明的股縫里摸索著。  劉明只能老老實實站著,李秋水另一只手從劉明校服領口伸進去,摩挲著劉明的胸口,體會著劉明光滑的屁股,黃慧干脆把劉明的上衣拉起來,把自己的胸腹貼在劉明后背上,擠壓著,磨蹭著。  劉明被兩個女老師的舉動嚇了一跳,不過還是老老實實的站著,任憑兩個老師摸來摸去。  李秋水還說呢:好像真沒有了。  黃慧興奮的都快流口水了,顫巍巍的說:仔細搜搜李秋水干脆蹲下來,用手撸著劉明的陰莖,包皮都翻過來,紅紅的龜頭露出來了,李秋水貪婪的看著,黃慧說:我可得仔細搜搜。說著右手指尖一勾,指甲摳進了劉明的肛門,指頭一用力,滑進了劉明緊閉的肛門里,進進出出的摳弄著說:哎呀,好緊呀,好像藏不了東西。  劉明被摳的又難受又舒服,叉腿撅屁股,任憑老師指頭在后面進進出出。  李秋水把玩著劉明的陰莖,擡起身說:下面沒有,嘴里有沒有?張開嘴!  劉明無奈的張開嘴,李秋水說:哎呀,太黑了,看不見,怎麽搜呀。  黃慧說:看不見就摸呗。  李秋水說:人家沒洗手,怎麽摸他嘴里呀。  黃慧說:沒洗手不能摸嘴里,不衛生,你別用手呀,用舌頭去搜。  李秋水說:對對對,還是你聰明。  李秋水拉著劉明的頭發,臉湊過去,嘴唇對著劉明的嘴,把自己舌頭吐了進去,在劉明嘴里攪來攪去,還是不是的含著劉明的舌頭,劉明被親得嗚嗚的哼哼著。  黃慧說:這孩子學習很好,就是呀思想太複雜,你說你帶著個東西來學校干什麽。老師就從來不帶。你不信,你搜搜老師。  說著,黃慧把自己褲帶解開,拉著劉明的手塞進了自己的褲衩,按著劉明的手指放到自己陰道口說:你搜搜麽,搜搜老師。  李秋水也趕緊解開褲帶,把牛仔褲的拉鏈完全拉開,拉著劉明的手伸進自己褲衩里,說:你也搜搜我,我們給你做個榜樣。  黃慧一只手捏著劉明的手摸著自己的陰道口,一只手還使勁摳著劉明的肛門,聲音甜膩膩的說:劉明呀,老師很喜歡你的,你是個很好的學生,你知道麽?  劉明說:我知道。  黃慧陰道口已經濕乎乎的一團了,劉明的指頭時不時的滑進去一些,黃慧說:你呀,犯這個錯誤讓老師很心疼。你認識到錯誤了麽?  劉明點頭說:老師,我錯了。我以后改。  黃慧說:認識錯誤就好,你先說,跟吳敏做過幾次愛呀。  劉明說:也就四五次。  李秋水捏著劉明兩根指頭,塞進了自己的陰道說:她第一次時不時處女呀?  劉明說:是呀,流了不少血呢。  李秋水笑道:哎呀,便宜你小子了。  黃慧扣弄著劉明的肛門說:好孩子,跟老師說說,還跟哪個女人做過呀?  劉明說:就吳敏,還有一個……李秋水說:說呀,好孩子,還有一個是誰呀?  劉明說:還有一個是吳敏的媽媽。  黃慧把腿夾緊,不讓劉明的手出來,然后開始解開自己上衣的扣子。  李秋水笑道:哎呀,厲害呀,母女通吃呀。  黃慧把劉明的手從陰道里拔出來,塞進自己上衣里,讓劉明摸著自己的乳房說:你說,老師奶子大還是吳敏媽媽奶子大呀。  李秋水笑道:我也要比。  說著把劉明的手也塞進自己乳罩里說:說,我們三個誰奶子大?  劉明說:黃老師的最大。  黃慧得意的笑了起來說:喜歡摸老師的奶子麽?  劉明使勁點頭說:喜歡,喜歡。  李秋水說:你跟吳敏媽媽怎麽好起來的呀?是先跟吳敏,還是先跟吳敏媽媽呀。  劉明說:嗯,我去給吳敏補課,吳敏有事出去了,就剩下我跟她媽媽了。然后她媽媽就摸我,也這樣讓我摸她,然后就脫光了讓我看,然后就做了,第一次跟她媽媽,后來,她媽媽就讓我跟吳敏也做,讓我當她女婿,我跟吳敏就這麽好起來了。  李秋水說:吳敏媽媽有親你小弟弟麽?  劉明說:有親,她可愛親呢,親得我好舒服。  李秋水說:老師也親親,可一麽?  劉明說:老師你隨便親。  李秋水莞爾一笑說:這才是好孩子,好學生。  說著李秋水蹲在劉明面前,捋捋頭發,張嘴含住了劉明的雞巴。  黃敏摳著劉明的屁眼說:吳敏媽媽有舔過你屁眼麽?  劉明想了想說:那倒沒有,她媽親我雞巴時候,讓吳敏舔我屁眼,癢癢的也很舒服。  黃敏說:那老師要跟吳敏比比,看誰讓你更舒服。  說著黃敏扒開劉明的屁股,伸舌頭舔著劉明的屁眼。  三個人正做漢堡包狀疊在一起呢,傳來敲門聲,三個人受驚一樣瞬間分開。  過去開了門。進來的是王海,王海喘著粗氣激動的說:我找到證據了!  李秋水說:哎呀,搜到避孕套了麽?  王海說:沒搜到呀。黃敏說:那你找到啥證據了?  王海說:那個女學生身上啥都沒有,不過我把指頭摳進她陰道里,她也不疼,說明她不是處女了,肯定跟這小子做過了。  李秋水說:哎呀,這些我都問出來了。  王海說:啊,招了麽?  李秋水說:招了,我們正仔細檢查呢。  王海低頭一看,李秋水敞開的褲門,笑道:哎呀,檢查的好仔細呀。  黃敏說:你把吳敏帶過來,我們一起檢查吧。  王海哈哈樂著跑出去,把吳敏也帶了進來。  吳敏早就不哭了,臉蛋紅撲撲的。  李秋水說:黃老師,我們繼續檢查。王主任,你也在仔細檢查檢查吳敏。必要時,也讓她檢查檢查你麽,你也要以身作則麽。  王海點點頭說:對,對。我們身上啥都沒有,讓學生好好看看。  說著王海當著吳敏的面把褲子脫了下來,露出碩大的雞巴說:你看,主任干干淨淨的,啥都沒藏。  說著王海把硬起來的雞巴包皮都撸起來說:好好看看,是不是沒有。  吳敏說:是,主任身上啥都沒藏。  王海說:眼見爲虛,手摸爲實,你好好摸摸,自己搜搜。  吳敏握著王海的雞巴,仔仔細細的摸索著。  黃慧又把劉明的褲子脫了,手指捅進劉明沾滿她口水的肛門說:王主任呀,這女學生的陰道你查過來,肛門也可能藏東西,你查過沒有呀王海說:哎呀,還沒查過。吳敏,你褲子脫了,主任要檢查你肛門。  吳敏伸手把褲子往下拉拉,然后又握著王海的雞巴不撒手。  王海個子高,手臂長,一哈腰,手就從后面摸進吳敏的褲子,手指頭探索幾下就伸進吳敏的股縫里,指頭摳摳,找到吳敏的肛門,一下摳了進去,吳敏疼的直皺眉,手還是不停的把玩王海的雞巴。  李秋水伸手把褲子徹底脫到膝蓋那里。  對劉明說:你也檢查檢查老師。劉明伸手就摳進李秋水的陰道,說:老師啥也沒有藏。  李秋水笑道:哎呀,你指頭那麽短,檢查不仔細,用長的。  說著李秋水轉身背對著劉明,黃慧捏著劉明的雞巴就往李秋水陰道里塞說:  這個長,好好進去檢查檢查。  劉明身子往前一靠,雞巴一下就滑進生過三個孩子的李秋水的寬松的陰道,李秋水舒服的哎呀叫了一聲。  黃慧笑道:叫喚啥呀,還能比你男人的大?  李秋水說:那道不至于,不過好燙呀,熱呼呼的。比我那個老騷貨的熱乎多了,比你男人的肉棍都熱。  黃慧說:呀,年輕就是好,血足,有勁。  李秋水說:我玩會就讓給你,今天我可不敢多吃,晚上還有宵夜呢。  黃慧摳著劉明的屁眼說:好孩子,使勁,操死她,就她剛才罵你罵的最凶,使勁操,老師幫你使勁。  劉明說:李老師也是爲我好,我哪能報複她呀,我報答她才對。  李秋水扭頭說:好孩子,使勁,使勁就是報答老師。  劉明拼命聳動屁股,李秋水說:好孩子,舒服不?  劉明說:舒服,太舒服了。  黃慧說:劉明,老師怎麽教育你們的,實話實說,不許拍馬屁。到底舒服不舒服?  劉明說:真舒服,不是拍馬屁呀。  黃慧笑道:都那麽松得陰道了,你怎麽能舒服?  劉明說:老師,李老師陰道松是送,但插起來很爽利,一插就能插到雞巴根上,跟吳敏她媽一樣。咋說呢,這就是有容乃大吧?  黃慧笑著說:你的屁眼就緊,老師喜歡緊得,你摳摳李老師的屁眼,也很松。  劉明伸手探進去李秋水的肛門,一根指頭很容易就進去了,接著兩根一起摳也很容易。  劉明笑道:哎呀,這可比吳敏媽的松太多了。  王海說:吳敏的屁眼也很近,你們這些學生娃身體就是嫩。  吳敏說:王主任,你是第一個進入我屁眼的男人。  劉明說:是呀,都是你搞我屁眼,我還沒搞過你的呢。  吳敏說:哼,每次都是你跟我媽舒服,我在旁邊看的多,吃的少。  黃慧說:呀,小兩口還吃醋了。王主任,人家學生妹子還沒吃飽呢,你用用你的大雞吧呀,別總用手摳呀。  王海看著吳敏說:來,好孩子,讓主任喂飽你。  吳敏甜甜的說:謝謝主任,我在沙發上趴著,你干我好不好?  王海連聲說:好,好。  黃慧摳摳劉明的屁眼說:咋樣,你未來的媳婦被王主任搞,有啥想法麽?  劉明說:搞呗,長個逼就是讓男人操的。  吳敏說:就他那小白雞巴,哼,不一定嫁給你呢,王主任這大粗雞巴才夠勁。  黃慧說:李老師,我們說這麽熱鬧,你咋不出聲呀。  李秋水扭頭說:哎呀,說不出來拉,太熱了,陰道里都燙化了。  黃慧說:吃夠沒,該我了。  李秋水說:我的小干爹,趕緊出來吧,換你班主任試一試。  劉明慢慢拔出雞巴來,黃慧趕緊脫掉褲子,劉明挺身插進去,黃慧是坐在辦公桌上正面迎戰劉明,摟著劉明的臉是又親又舔,劉明一邊嘿嘿笑,一邊拼命聳動著屁股。  那邊吳敏已經被王海壓在身下了,一開始還咬著牙不呻吟,可王海的雞巴是比劉明成熟多了的,幾下就干的吳敏淫水大冒,陰道口都冒了泡,泛起了白沫,塗滿了王海的大雞吧。  李秋水湊過去看到說:呀,王主任的黑雞巴變成白雞巴了。  王海笑道:這妹子又緊又滑,太舒服了。老子每天看一操場的女學生,天天做夢都想干一個,今天真是美夢成真了。可惜老子干的這個不是個處女學生。  吳敏說:王主任,人家屁眼還是處得呢,你想開發,一會您干我屁眼。  王海笑道:那敢情好,那敢情好。  李秋水扭頭說:黃老師,咋你不出聲了?劉明雞巴燙不?  黃慧眯著眼睛說:太雞巴燙了,越插越燙,人家都快受不了了。  李秋水說:看你那賤貨的樣子,剛才還嘲笑我。  幾個人呵呵笑了起來。  劉明畢竟年輕,沒堅持多久,噗嗤就在黃慧陰道里射了進去。黃慧嗚了一聲,身子猛然挺了起來,說:哎呀,精液也好燙呀。  李秋水笑道:好好,射死你這個騷老師,讓她給你生個小師弟。  劉明笑道:那我師弟該叫我師哥還是叫我爸爸呀。  黃慧挺了一會,猛的抱住劉明,舒服的癱軟在劉明身上。  吳敏說:哼,每次都這樣,才十分鍾就射了。我跟我媽都不盡興。看王主任,不急不忙的,這才是能力呢。  王海說:你不懂,以后劉明干的多了,就耐久了,明白麽?  吳敏說:那要練到啥時候呀。  王海說:沒關系,你多跟你媽一起干他,早晚練出來得。  吳敏說:哼,誰知道要多久。  王海說:來,主任操操你屁眼。  吳敏說:主任,你坐下,我從上面來。  王海高興的坐在沙發上。  吳敏叉開腿,扶著王海的雞巴兌到自己肛門那里,慢慢的往下坐,疼的吳敏滿臉都是汗水,努力了半天才把雞巴坐進屁眼里,黃慧看著吳敏坐在王海身上說:看,你小媳婦屁眼被王主任開處了。  劉明笑道:王主任干松了,我一會就可以隨時操她屁眼了。  李秋水說:你小媳婦逼還空著呢,快去操你媳婦的逼給我們看。  劉明答應一聲,跑過來,吳敏坐在王海身上岔開腿,迎接劉明的雞巴,三個人又稱了三明治的樣子。  黃慧跟李秋水看的性高才列,大家正舒服呢,突然有人敲門說:請問黃老師在麽,我是吳敏的媽媽。  【完】